要变天?日产变天,再次回到20年前的十字路口

  • 时间:
  • 浏览:2

尽管现在的日产汽车还都没有到1999年即将破产的地步,而且的确意味着着进入了“危险边缘”。

  当卡洛斯·戈恩在10001年10月写完自传《RENAISSANCE(日产的“文艺复兴”)》最后语录——“除了与日产同去作战,我别无选者 ”时,他应该不用想到在差都没有来越多十七年时候的同样是东京秋天里,会意味着着日产而身陷牢狱之灾。

  更令人想还上还能能的是,主导推翻戈恩的“主使者”、一度被视为戈恩接班人和传承者的西川广人,在仅仅坐上了日产汽车公司社长四个月时候就被迫辞职。而经过了还上还能能四个多月的甄选,日产方面仓促的在10月8日夜晚发出了消息:日产汽车公司董事会发表声明任命内田诚(Makoto Uchida)为公司CEO;同去,现任三菱汽车公司首席运营官阿西瓦尼·古普塔(Ashwani Gupta)将被任命为COO;现任日产汽车公司高级副总裁关润(Jun Seki)将被任命为日产汽车公司副首席运营官,向古普塔汇报。

  从2018年11月到2019年10月,日产汽车经历了极其混乱的一年,除了实物眼中的政治斗争和人事倾轧之外,日产和其盟友雷诺的关系也跌至低谷。同样摆在新任CEO 内田诚身前的还有日产难看的财务报表:在2018财年净利润下跌57.3%的基础上,2019年财年第一季度日产的销售额下滑12.7%,净利润更是暴跌94.5%,单季度净利润仅为64亿日元(约合4.05亿人民币)。

  毫无问题,日产汽车再次走到了悬崖边上,这似乎开始重演20年前日产的窘境。1999年正是意味着着日产有多达2.1万亿日元的负债而濒临破产,雷诺以投入643亿日元(当时约合54亿美元)为条件,取得了36.8%的日产股份。卡洛斯·戈恩正是那个时候怀揣着雷诺的信任来重建日产汽车的。

  从2018年11月到2019年10月,日产汽车经历了极其混乱的一年,除了实物眼中的政治斗争和人事倾轧之外,日产和其盟友雷诺的关系也跌至低谷。同样摆在新任CEO 内田诚身前的还有日产难看的财务报表:在2018财年净利润下跌57.3%的基础上,2019年财年第一季度日产的销售额下滑12.7%,净利润更是暴跌94.5%,单季度净利润仅为64亿日元(约合4.05亿人民币)。

  毫无问题,日产汽车再次走到了悬崖边上,这似乎开始重演20年前日产的窘境。1999年正是意味着着日产有多达2.1万亿日元的负债而濒临破产,雷诺以投入643亿日元(当时约合54亿美元)为条件,取得了36.8%的日产股份。卡洛斯·戈恩正是那个时候怀揣着雷诺的信任来重建日产汽车的。



  实际上,从西川广人的履历上也都还还能能看出他何必 四个多擅长企业战略的管理者,更多时候他更像是“成本杀手”戈恩的执行者,这或许也是戈恩当初推选西川广人接任CEO的意味着着。

  1977年加入日产汽车, 1999年曾在日产欧洲工作过,西川广人应该是那时候得到了戈恩的器重,开始进入采购部门,并进入了欧洲和美国的管理委员会,做到采购部门的执行副总裁。在2013年到2016年期间,西川广人开始担任日产副总裁,职位是首席竞争官,负责包括研发、生产、供应链管理、采购、TCSX、采购指导委员会、TdC竞争力提升。

  “作为日产汽车的董事会主席,我意味着着继续监督和指导日产汽车作为一家独立公司及在雷诺-日产-三菱这一 联盟里的方向。这次计划内的变更也会我前要得以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管理联盟在战略和营运方面的变革和扩展,确保所有成员都能从其规模经营中获得竞争优势。”戈恩在2017年2月23日任命西川广人为日产CEO时曾经说。戈恩的用意很直白,作为日产的董事会主席他将继续把控战略方向,而西川则只前要去执行。

  有好事者认为,从2012年时候日产在全球市场的复兴和发展,应该归功于西川广人,他在研发上的大笔预算批准让日产重新找回了“技术日产”的方向。曾经回到事实,这一 阶段日产在全球市场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中国市场的快速增长,在2010年中国市场就成为日产第一大市场时候,戈恩已经 在中国下了更大的“赌注”,包括批准了东风日产新增1000万辆规模的花都第二工厂,以及启辰项目的落地。同去,执行这一 战略的包括时任日产COO的志贺俊之,已经 他升任日产董事会成员和董事会副主席,以至于日产COO时不时 悬空到此次阿西瓦尼·古普塔和关润接任。

  在过去20年,COO这一 职务在日产汽车体系底下前要点儿要,几乎还还能能 视为企业的核心操盘者。卡洛斯·戈恩进入日产时候,担任的第四个多职务要是COO,在他的自传中写到“与政府官员的交涉等对外事项由社长负责,而COO则专心治理公司实物事务并负责市场操控”。事实上,当时雷诺和日产签约时候,双方都一致认同戈恩担任COO的职务,来负责日产的复苏。

  被委托人面,对于日产汽车最为重要的中国市场,戈恩当初也都没有交给西川管理,可想而知当初移交CEO时戈恩的心思。在2013年到2018年期间,日产汽车向中国市场的唯一合资公司东风有限派驻的第一负责人是关润。2018年3月时候,戈恩有意将中国业务分成四个多每项——东风有限总裁由内田诚接任,而新设立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由首席绩效官何塞·穆诺兹担任。曾经一来,西川广人其觉得欧洲和美国等地前要过工作经验,然而却和日产最大的一块市场割裂了。

  长期以来,日产奉行管理委员会的职能架构,从这一 深度1来说,西川广人作为采购和成本管理专家,其曾经的职能设定不过是让日产汽车沿着时候的战略前进,戈恩去协调与三菱的整合。换句话说,或许按照戈恩的想法,西川广人接任CEO更大意味着着是他四个多成本管理专家,只前要管理日产的经营决算就还还能能 ,其余每项都按部就班。

  曾经奇怪的地方在于,西川广人时候在媒体上的信息和曝光觉得都没有来越多了。觉得外界还上还能能通过曝光率来评估四个多企业CEO的管理水平,而且始终屈处在幕后却都没有战略方向的表述,这始终不难 让你了解他在企业战略上的眼光和能力。

  现在,上述所有的问题似乎都得到了四个多解答。从西川广人被迫辞任,到内田诚都还还能能接任CEO,关润就任副COO,很大程度上是让日产汽车重新回到了戈恩最早设立的管理体制,一方面强调四个多多元文化的管理者来负责联盟关系的恢复,被委托人面则是设置强力的COO来处置对内的企业战略的制定。更重要的是,这两位接任者和生国市场有着紧密的联系——亲戚当当许多人 对中国市场的了解,或许将帮助日产都还还能能在尽意味着着短的时间内从低谷恢复。

  在过去20年,COO这一 职务在日产汽车体系底下前要点儿要,几乎还还能能 视为企业的核心操盘者。卡洛斯·戈恩进入日产时候,担任的第四个多职务要是COO,在他的自传中写到“与政府官员的交涉等对外事项由社长负责,而COO则专心治理公司实物事务并负责市场操控”。事实上,当时雷诺和日产签约时候,双方都一致认同戈恩担任COO的职务,来负责日产的复苏。

  被委托人面,对于日产汽车最为重要的中国市场,戈恩当初也都没有交给西川管理,可想而知当初移交CEO时戈恩的心思。在2013年到2018年期间,日产汽车向中国市场的唯一合资公司东风有限派驻的第一负责人是关润。2018年3月时候,戈恩有意将中国业务分成四个多每项——东风有限总裁由内田诚接任,而新设立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由首席绩效官何塞·穆诺兹担任。曾经一来,西川广人其觉得欧洲和美国等地前要过工作经验,然而却和日产最大的一块市场割裂了。

  长期以来,日产奉行管理委员会的职能架构,从这一 深度1来说,西川广人作为采购和成本管理专家,其曾经的职能设定不过是让日产汽车沿着时候的战略前进,戈恩去协调与三菱的整合。换句话说,或许按照戈恩的想法,西川广人接任CEO更大意味着着是他四个多成本管理专家,只前要管理日产的经营决算就还还能能 ,其余每项都按部就班。

  曾经奇怪的地方在于,西川广人时候在媒体上的信息和曝光觉得都没有来越多了。觉得外界还上还能能通过曝光率来评估四个多企业CEO的管理水平,而且始终屈处在幕后却都没有战略方向的表述,这始终不难 让你了解他在企业战略上的眼光和能力。

  现在,上述所有的问题似乎都得到了四个多解答。从西川广人被迫辞任,到内田诚都还还能能接任CEO,关润就任副COO,很大程度上是让日产汽车重新回到了戈恩最早设立的管理体制,一方面强调四个多多元文化的管理者来负责联盟关系的恢复,被委托人面则是设置强力的COO来处置对内的企业战略的制定。更重要的是,这两位接任者和生国市场有着紧密的联系——亲戚当当许多人 对中国市场的了解,或许将帮助日产都还还能能在尽意味着着短的时间内从低谷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