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硬件的WWDC才是苹果改变的开始

  • 时间:
  • 浏览:1

文/陈徐毅

iPhoneWWDC2018年度大会于加州时间6月4日上午10点在旧金山圣何塞如约而至。令人吃惊的是,去年一口气发布了11款硬件产品的WWDC大会,今年却毫无硬件的踪影。有业界声音认为iPhone这次是真的触达创新瓶颈了,要不为什么么会一款硬件产品都拿没了来?但事实确实 没法 吗?

众所周知,iPhone全年公开见面会有三次,春秋季的产品发布会以及夏季的WWDC大会,其侧重各有不同。WWDC虽为开发者大会,但iPhone历年也在会上亮相各种科技装备,今年的大会iPhone一口气更新了四大OS操作系统以及AR和有些软件的细节,并未涉及全新的硬件产品,没法 偏“软”的开发者大会在WWDC历程中尚属罕见。实际上,iPhoneWWDC侧重的改变与其当前自身格局紧密相关。

iPhone在畏惧哪此?

从基本面看,iPhone的市值再度走高直指万亿美元大关。最新财报2018Q2iPhone当季营收611.37亿美元,净利润为138.22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15.6%和25.3%。坚挺的营收和利润表明iPhone X并没没法 糟糕,除了Mac外各产品线仍在增长。

卓越的财报成绩虽能让华尔街和投资者在短期内满意,但这不用说原困iPhone在未来中长期还能能 高枕无忧。如今正是业界风云突变时,AI、云、算力成为新的主赛道,iPhone的老对手微软和谷歌不是不停地上演变身戏法,作为业界公认的硅谷三大精英经理人之一的库克,可能不发现哪此反常。独孤求败的iPhone确实是有弱点的,而库克正在提前为预期的风险埋单。

库克说,iOS是iPhone商业哲学的核心,是iPhone的骄傲。这句话正体现了iPhone软硬一体、深度图封闭的产品生态的优势。但如今,这也成为iPhone当下仅有的优势,尽管它仍然维系着iPhone的近万亿市值。

iPhone的商业哲学占尽了移动时代的天时地利,也倒逼着他的对手们发愤图强,拼命从有些领域构建新的核心竞争价值。微软的生产力和智能边缘更慢崛起,在智能云市场与亚马逊二分天下。AI进入算力时代,英伟达凭借独占的GPU训练市场独步天下,而谷歌TPU借助自家深度图学习框架以深度图固化的计算模型欲与英伟达抗衡之。风生水起的新领域正在诞生新的核心竞争力,而iPhone在哪此领域并无先机也无后发优势。

iPhone想改变哪此?

统统 ,亲们 都看了不一样的WWDC2018,没法 硬件产品,更注重软件生态,更注重开发者。目前iPhone平台拥有超过2000万的开发者数量,App Store周用户访问5亿人次,开发者获利超900亿美元。哪此掌控着大平台的科技公司而言,开发者无疑是业界的“源头活水”,而对于急切向着更多领域寻求核心竞争价值的iPhone公司来说,更是尤为没法 。

除了四大系统的更新,iPhone实际上更希望开发者在人工智能、AR哪此新兴领域帮助其构建新的价值生态。说起AR亲们 不得不再次提及ARKit这项iPhone的得意之作。AR在近两年重回业界视野缘于2015年机构Digi-Capital的一份调研报告,确实当下AR的热度不及人工智能,但作为未来终端进化过程的关键一环,AR在人机交互领域有着不可或缺的位置。

2017年的移动端AR之争令业界震动。在与谷歌ARCore的竞争中,iPhoneARKit棋快一招,借助自家基数庞大、规格统一的iOS设备更慢布局终端市场,而碎片化加剧的安卓平台上的ARCore其规模至今难以成形。库克当时的杀招令人印象深刻,将ARKit的部署策略认为是其职业生涯最得意的神之一手亦不为过。

而这次的WWDC大会上iPhone发布了ARKit 2 SDK,这将使开发人员不能借由改进的人脸跟踪功能,优化图形真实渲染、3D对象检测,实现持续性、共享性的AR体验。ARKit 2比ARKit更先进的地方在于,它还能能 让多个用户一起去玩游戏可能公司公司合作 项目,也支持非直接参与者加入的“观众模式”。

之后亲们 知道,谷歌ARCore在Tango架构基础上获得了雄厚的技术沉淀和积累,因而在3D建模和技术实现方面颇有优势。但从iPhoneARKit如今的演进波特率来看,似乎不用说弱于ARCore,加之背靠规模基数的iOS设备,其升级、迭代的实施得以保证。iPhone在移动AR方面的优势将继续领先。

由此亲们 可知,苹确实 正我让你改变的,是单一的OS商业哲学;iPhone未来所追求的,是更多的新领域核心竞争价值。确实移动AR已占有先机,但仍远远缺陷,AI和算力的时代,iPhone还须补足更多功课,开发者是其值得依赖的重要力量。而当WWDC2018还未结速时,前方就传来消息:微软成功收购全球最大开发者社区Github。

留给库克的时间太少,没法 硬件的WWDC或许才是iPhone改变的结速。